返回首頁

二股東“里應外合”被查實 裕興股份控股權爭奪戰落幕?

上海證券報

   監管部門的“罰單”,揭開了裕興股份不為人知的控股權“暗戰”。3年前,裕興股份二股東北京人濟與劉天凜口頭商議,就后者買入裕興股份股票、共同增加表決權等方面達成一致,雙方構成一致行動關系。

   今年6月23日晚,裕興股份的公告顯示,金諾瑞呈、建新萬和、北京人濟、上海佳信自構成一致行動關系后,最高持股比例達到24.77%,最低為13.52%,其間未依規進行信息披露。

   隨著監管介入、“底牌”揭開,裕興股份的控股權之爭似乎已見分曉。6月24日,公司股價強勢漲停。

   “里應外合”抱團

   招股書顯示,裕興股份實控人王建新與北京人濟、上海佳信系上市公司的主要發起人,后兩者在發行前持股比例分別為18%、6.07%,但當時并未披露為一致行動人。

   直到2019年6月,深交所下發關注函時,雙方才承認了一致行動關系,兩家公司的實控人都指向章濤家族。彼時,兩家公司合計持股比例已近17%,與第一大股東王建新的持股僅差約6.5%。

   除了北京人濟增持的“明線”之外,還有一條“暗線”。四川證監局今年5月底披露的處罰書顯示,2018年6月左右,北京人濟總裁章熠與劉天凜口頭商議,就劉天凜買入“裕興股份”股票、共同增加表決權等方面達成一致,雙方構成一致行動關系。

   2018年10月開始,劉天凜控制使用建新萬和、金諾瑞呈的賬戶買入“裕興股份”股票。截至2019年3月11日,上述賬戶合計持股比例超過了5%。到2019年3月18日,合計持股最高達到8.22%。

   據查,2019年3月11日至2020年7月30日,劉天凜控制建新萬和、金諾瑞呈賬戶繼續交易“裕興股份”股票,限制期內買賣證券成交金額合計13271萬元。因構成違規,四川證監局對劉天凜、北京人濟及其主管人員章熠分別作出了處罰。

   最新公告顯示,金諾瑞呈及其一致行動人在構成一致行動及交易股票的過程中,多個節點未按規定進行信息披露。自構成一致行動關系后,金諾瑞呈及其一致行動人最高持股比例達到24.77%,最低為13.52%。截至2021年6月10日,金諾瑞呈及其一致行動人的持股比例為19.90%。目前,金諾瑞呈及其一致行動人未提供相關的權益變動披露文件。

   國資受托“實控”

   這些幕后劇情的曝光,給裕興股份令人費解的“易主風波”提供了注解。

   2019年6月,裕興股份實控人王建新及其他7位股東,將合計持有的28.98%股份投票權委托給了當地國企常州科技街行使,常州鐘樓區政府成為上市公司實控人。

   令人困惑的是,裕興股份近年來盈利較為穩定,大股東所持股份也并未質押或凍結,運營情況良好。另外,受托方常州科技街的2億元注冊資金尚未實繳,也無明確受讓公司股份的計劃或者安排。

   在交易所問詢下,公司回復稱此舉為“預防性”措施,擬通過引入政府戰略聯盟,突出和強化地方政府對上市公司的指導和支持,穩定和提升管理團隊信心,保證企業實現最佳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。

   兩個月后,裕興股份又補充說明,常州鐘樓區政府不再認定為實控人,公司實控人變回為董事長王建新。理由是,常州科技街未直接參與公司經營管理,在受托投票表決前,會征求王建新董事長意見。鑒于王建新的意見會影響受托人的表決結果,基于更謹慎的判斷,公司實際控制人仍然為王建新。

   如今,王建新找國資進行股權托管的用意水落石出。當時,他已然感覺到了來自二股東陣營的威脅。

   目前,局勢趨向明朗。今年6月10日,裕興股份披露,王建新及其一致行動人與常州科技街簽訂了《股東投票權委托之續簽協議》,雙方“盟約”將延長24個月。另一方面,金諾瑞呈本月減持了1%的股票,似已萌生去意。

中證網聲明: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國證券報·中證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、中證網。中國證券報·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,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、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本網注明來源非中國證券報·中證網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更好服務讀者、傳遞信息之需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本網亦不對其真實性負責,持異議者應與原出處單位主張權利。
桃花视频在线网